返回

退后让为师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四章 跛足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把我们抛弃了!他们把我们抛弃了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另一家旅店的房间内,小周走来走去,语气不满,如同被抛弃的怨妇一样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李量懒洋洋地躺在床上,充分表现了什么叫做“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”。

    毕宛卉则是一言不发,好友死在眼前的冲击,对她来说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点反应好不好!”

    小周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给了吗?”李量说道,“我觉得很好啊,不用我们去拼命,可以安心地度过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如果不参与,是没有奖励的。”小周说道,“你们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毕宛卉说了一句后再度沉默。

    李量则是摆了摆手:“得了吧,你真以为是下副本打游戏呢,任务可是要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和尚不是说要保护我们?”小周说道。

    李量轻笑了一声:“他说你就信咯?”

    “他很能打,明明可以带着我们一起去完成任务。”小周再次强调,“可是他们嫌弃我们是累赘,把我们抛弃了!”

    时间已经入夜。

    唐洛三人根本就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早上也只是给了他们一点钱了事,他们连唐洛三人的行踪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份文件倒是留了一份。

    李量和毕宛卉两人只要保命,不用参与到危险的任务,对这种情况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但小周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处在上吧不敢,缩了又不甘的状态。

    被唐洛他们无视“抛弃”后,越想越不甘心,开始生气。

    “带个屁。”

    李量说道,“你真以为天下皆你妈,都要惯着你?给我们钱,安排我们住下,已经不错了。那和尚虽然捅过我,但说实话,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碰过壁的失业青年,多少懂点社会的残酷法则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以自我为中心吗?”

    李量浑然忘记了自己也是这个阶段经历过来的,开口嘲讽。

    大哥不说二哥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都一样,无非是有些人可以迅速调整好心态,有些人则是会失衡罢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被李量嘲讽一通,原本心情就小周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哟呵,你这是想打架咯?”

    “妈-的!”

    小周的反应,远比李量想的要狂暴很多。

    居然有人提出这种要求?那就满足他。

    只见充满活力的青少年大骂一句,直接朝着李量扑了过去,两人在床上扭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然后,李量悲剧地发现,他居然打不过!

    作为一个吃睡吃睡四年的大学生,李量体能等方面,实在是不咋滴。

    完全不如自己高中时期的巅峰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他还处在身体被掏空的状态。

    小周每天学校规定的跑操少不了,平时也很喜欢体育锻炼,打打篮球什么的——毕竟住校生只有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娱乐活动啊!

    力气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拳头往李量脸上招呼,砸的他鼻血长流。

    “有病!”

    毕宛卉骂了一句,干脆地打开房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洛很大方地给他们开了三间房。

    只不过处于习惯和害怕的情绪,他们习惯性都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两个人都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毕宛卉没有心情劝架,也不想继续呆着看两个家伙打架。

    拿出钥匙,打开旁边的房门。

    毕宛卉伸手碰到门,准备推门进入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这家旅店比起昨天住的那家要差很多。

    脚踩在走道的地板上,经常会发出吱呀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会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一轻一重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毕宛卉身子本能地一抖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同样听到的脚步声,她推门的动作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毕宛卉把门推到半开,打算走——是逃入房间的时候,她的动作停止了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的脚步声同样停止。

    冰冷刺骨的吐息喷在毕宛卉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让她感觉一阵恍惚,似乎已经不再旅店当中,而是置身于一个黑暗冰冷的陌生环境。

    浑身汗毛竖起,手脚麻木。。

    毕宛卉站在原地,保持着推门的姿势,一动不动,僵硬如雕像。

    唯有脸上惊恐的表情疯狂地变幻着。

    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背后。

    但那种死亡即将降临的恐惧将其完全笼罩,正在一点点击溃她的精神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喷在脖子上的冷冰吐息越发地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吐出气息的温度却进一步下降,毕宛卉甚至看到自己面对的门上,逐渐泛起了白霜。

    她竭尽全力张嘴,想要呼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背后之人也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双手,分别从毕宛卉腋下伸出,如同情人在背后温暖的拥抱。

    前提是,在她身前“汇合”的手中,没有捏着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!

    不算尖锐的刀刃,正对毕宛卉的胸膛。

    不是心脏的位置,而是正中间。

    真正的“拥抱”开始了。

    身后伸过来的手臂开始缩紧,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毕宛卉身子一

第十四章 跛足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