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退后让为师来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九百三十章 既分高下,也分生死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弥勒脸色沉下来,伸手一抓,脚下的飞出十多个大千世界,凝成一个不过弹珠大小的圆球,弹向唐洛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犹犹豫豫,优柔寡断之人,意识到事不可为后,立刻放弃“无伤,少伤”杀掉唐洛的想法。

    决定尽快将其解决,如果让猪八戒等人寻回了孙悟空,师徒联手,情况反而对他比较不利。

    金色的微光一闪而过,大千世界带着毁灭性的力量出现在唐洛面前。

    唐洛双手在身前合十,虚影浮现,笼罩全身。

    大千世界落在玄金不灭身上,玄金不灭身坚持不到两息时间便已然破碎。

    唐洛身子后退,右手向前拍去。

    只比巴掌大一些的大手印浮现,和大千世界圆球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者同时破碎,唐洛轻哼一声,骨掌上裂痕浮现,看上去下一刻就要碎裂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破碎的十多个大千世界,死亡的生灵们散发出浓重的怨气,和血煞之气凝结,化作血色冤魂噬咬向唐洛。

    唐洛一甩衣袖,锦斓袈裟血红大作,那血色冤魂扑入锦斓袈裟,被其直接吞没。

    锦斓袈裟血色汹涌,作为一件真正的“凶兵”,在防御上不如沙悟净所化的琉璃净衣,但这种冤魂对它来说不过是滋补之物。

    这种附加的攻击,不过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还不如大千世界撞击对唐洛产生的伤势。

    只是这血色冤魂也不过是用来稍微分散一下唐洛的注意力,弥勒宽大的僧衣飘动,袖手一甩。

    衣袖化作巨大黑洞,笼罩唐洛。

    “嗯?”唐洛刹那间被卷入黑洞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几息之后,弥勒衣袖膨胀,他再度一甩手,伴随着一丝轻微的撕裂声,把唐洛丢出。

    被丢出的唐洛,脑袋上被金色的烈焰笼罩,勉强压下,气息不稳,起伏巨大。

    他看向弥勒说道:“袖里乾坤?”

    这可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招牌神通,不想却在弥勒手中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说弥勒做不到,其实绝大多数强者,都能够做到袖里乾坤的类似效果来拿捏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能够这么“轻易”就把唐洛拿下,恐怕就只有镇元子的袖里乾坤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招袖里乾坤还差了那么一点点,镇元子的袖里乾坤不仅能够困敌,还能够杀敌,用古典术语来说,就是“一时三刻化作脓水”。

    而弥勒的袖里乾坤,无法镇死唐洛。

    只做镇压,这也是袖里乾坤引动唐洛伤势,达成效果后被他迅速脱出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有着镇死之能,少不得还要纠缠一番,唐洛才能够脱困。

    弥勒不回答唐洛的这个问题,而是说道:“唐玄奘,没有了那点小聪明小手段后,你就只剩下这点本事了吗?”

    他完全肯定,现在的唐玄奘之弱,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手段还多着呢!”唐洛翻手一招大手印,袭向弥勒。

    弥勒施展金顶佛灯,这次此式神通,终于发挥出了应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挡下大手印的瞬间,佛火蔓延,瞬间点燃唐洛。

    唐洛散去大手印,双手在身前一合,玄金不灭身爆发,金色虚影将佛火驱逐,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就在玄金不灭身消失的刹那,弥勒出现在唐洛身前,一掌已经印在其胸膛。

    唐洛没有任何躲闪防御减轻伤势的意思,相反,他手中玄变出现,形成玄变之剑,漫天剑影笼罩弥勒。

    玄变·千手不能防!

    弥勒再用金顶佛灯,只是这次,坚不可摧的佛光防御破碎,剑影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弥勒没有与之硬抗,身形模糊,退后。

    鲜血从伤口流出,淌出一道血痕,弥勒伸手,抹掉脸上的鲜血:“原来如此,是源之具象。”

    脸上稍显狰狞的伤口在他一句话的时间,便已经复原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不会真的以为这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吧?”弥勒冷笑着,对他来说,玄变的杀伤力还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小伤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,你废话真的比想象中的要多。”唐洛说道。

    弥勒不是什么不苟言笑之人,他以往的形象不只是平易近人,更是游戏人间者。话多是正常的,可是现在的弥勒,甚至有些用言语发泄的意思。

    联想到他对唐洛一贯的态度——

    “仔细想想我们也没什么仇怨。”唐洛说道,“我好想找不到你一直针对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妖僧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这是弥勒避实就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唐洛见弥勒没有说明的意思,也不再纠缠,手掌向上张开,缩小的女儿国虚影在手中转动。

    功德玉莲浮现在上,消耗最后的功德之力,洒下光华。

    弥勒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动手。

    很快,最后的功德之力也被唐洛彻底耗尽。

    唐洛收起掌中佛国,身边却有一高大树木出现,看样子,还是蟠桃园的蟠桃树。

    蟠桃树出现后迅速干枯,风化。

第九百三十章 既分高下,也分生死!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