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从道果开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六章 艺多不压身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。

    陈季川就在泰青山修炼。

    每日拳不离手,着重又修习浪裹功、卧虎功与鹰爪功,体会劲力变化。同时,又走到台前,指点陈门弟子练武。

    陈门有钱,有门路。

    不论是普通富户,还是泰青山周边穷苦人家,都愿意前来拜师学艺。

    前者求的是跟鲁家、跟陈门结交,打好关系,多一重保障,好在这混乱世道下保全家业。

    后者则是单纯的想学些本事。

    有拳脚功夫傍身,自有陈门代为推荐,不论是给高门大户作护院,还是进入白玉京,都是一份稳当的差事,可以养家糊口。

    陈门中。

    大多数弟子都是奔着这两个目的来的。

    穷苦人家的子弟没钱财。

    鲁长寿也不在乎这些,只要有人能找来,考验一二,知晓心性,也就收下了。因此陈门弟子不少,上上下下足有八十二人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已经学成下山的。

    也算家大业大。

    陈季川的出现,在陈门中也掀起不小波澜。

    一众弟子只知这人独自一人住在后山,门主对此人极为恭敬。一身武艺更是卓绝,曾在门中与门主‘小南陈’过招,拳来脚往,牢牢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得他指点。

    陈门弟子多少欢喜。

    陈季川与这些弟子接触,发现八十余弟子真正醉心武学的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在岭南武林也算有些薄名的‘三英五虎’,也多是平平,唯有两人武艺不错,其中又仅有一位‘下山虎’王明章,是真正热衷于武学一道。

    陈季川将其带在身边,时常教导。

    又在陈门七八十名弟子中,挑了三个十八九岁的穷人家弟子,悉心教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如水。

    奔流不止。

    转眼间,冬去春来,已经是阳春三月。

    鲁长寿做事不含糊。

    通过白玉京的渠道,收集到不少武学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各门各派武学鲜少有密不外传的。

    哪怕北方第一大派‘谭派’,十路谭腿也多有外人修习。但不入本派,外人学的,终究难得真意。

    一来没有相应的练功秘方,不能长久,二来武学多变化,细微处唯有口口相传,面对面的指点才能领会。

    北方十个武人,有九人修习谭腿。

    可真正得到谭腿真意的,能问鼎宗师的,只有谭腿正宗——谭派。

    要想学得真功,非得拜入正宗不可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本派武学皮毛流传出去,非但能鼎立本派在江湖武林中的地位名望,还能吸引各路高手来投,亦或是自掏腰包,购买练功秘药。

    可谓名利双收。

    陈季川不受桎梏。

    他买来功法,买来秘药,后者看一眼就能洞悉配方,前者以他的武学造诣,见微而知著,多多练习,其义自见,总能领悟其中真意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就能习练百家武学。

    待练成之后,烂熟于心。便可更进一步,将百家武学熔炼一炉,乃至改头换面,成为陈门绝学。

    陈季川在积累。

    各路武学汇聚己身——

    铁头功、铁臂功、铁膝功、门裆功、霸王肘,这是锻炼头部、手臂、膝盖、裆部、肘部的横炼功夫。

    每一门不算高深,却也不是泛泛。

    最次的与铁牛功都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厉害的,如门裆功,连裆部都能练的坚实,以拳击之,疾如风暴而毫无痛楚。

    炼药秘方更是绝密。

    绝不外传。

    如岭南普宁府,霸王门秘传‘霸王肘’,其专供此功消毒去肿的练功秘方,就包含乳香、草麝香、五加皮、藏红花、鸡巨子、皮硝、青盐、巴山虎、淮膝、南星、砂膏皮、钩藤、虎骨、生草乌、麻黄....等56味药材。

    含量各不同。

    霸王门将其制成一贴贴药膏。

    练功时。

    将药膏加陈酒、醋、水各20斤,共同煎浓,贮磁缸中。练功前,先将臂入浸少刻、取出甩干再练。练功后,照法再洗一次,即可去毒消肿。

    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哪怕仅有数人常年习练,常年购买练功药膏,霸王门也能赚来不少开销。

    如此秘方。

    即使是世上最通药理的神医,也难倒推出来。

    唯陈季川。

    一眼看破,不假外求。

    除了硬功横炼之外,陈季川对各门、各路武学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如轻身功夫——

    飞行功、飞檐走壁法、跑板功、轻身术、穿窗功、壁虎游墙术、翻腾术、跳跃法、一线穿、穿纵术。

    与陈季川昔日所学‘陆地飞行术’有异曲同工之妙,亦有不同擅场。

    如跑板功。

    就是操练攀登墙壁的一种功夫。

    如翻腾术。

    属轻身功夫,练成之后,凡遇危崖削壁之地,无可着手则已,如稍有着手之处,即可攀藤附葛,随意升降,虽柔枝嫩叶,亦可借劲。山地林间行进,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又如跳跃法。

    一旦练成,无须鼓气作势,一步跨出,足有二三丈之远。配合‘陆地飞行术’,任是沟壑当前,也能一步越过,速度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再如一线穿。

    此功又名‘水上飞行术’。

    这是蹬萍渡水、踏雪无痕的功夫。

    大成之日。

    扔出一根芦苇,也能横渡江河,可谓‘一苇渡江’之绝顶轻功。

    陈季川原先所学‘陆地飞行术’,平地神行最为称道,崎岖坎坷之途,也能如履平地。悬崖峭壁,亦可独来独往。

    但论及飞檐走壁,不如跑板功、壁虎游墙功。

    论及借力、举重若轻,不如翻腾术。

    论及水上行走,不如一线穿。

 &

第十六章 艺多不压身!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