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从道果开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七章 四十一年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陈季川看了眼现实一天实则许久未见的老五,心里叹了声息。

    他知道陈少河很想出去。

    但现在还不是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陈少河‘控火’能力还只是熟练,没有与人争斗的经验。

    他这个四哥现在更是累赘。

    他们都还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“铁牛功。”

    “玉带功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压住心中急迫,环顾左右,“要换个岩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雾气渐浓。

    陈季川叫醒陈少河,去到山脚下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北二区矿工又被带走两人,只剩下三十八人。

    监工‘钱来’愈发暴躁。

    见人就打。

    陈季川、陈少河没招惹他,但也被寻了个‘偷懒耍滑’的名头,赏了两鞭子。陈少河被打在脸上,留下一道可怖血痕。陈季川被打在胸口,火辣生疼。

    兄弟俩不敢怒不敢言,痛的龇牙咧嘴还要给‘钱来’赔笑。

    这位监工大人狞笑着。

    看也不看。

    陈季川感受胸口鞭痕火辣,心中惊也有怒也有,但更多的还是疑惑:“他——”

    姓名:钱来

    年龄:27

    等级:2

    法术:武胜刀(第二层)

    陈季川早在得到‘道果’认主之后,第一次见到钱来的时候,就将其洞悉,知道他是二级人物,有能耐在身。但他并不知道二级到底是什么层次,有多大力气。

    如今在大燕待了一年。

    已经有了概念。

    如他。

    在大燕世界中,就是二级。将‘铁牛功’、‘玉带功’全都练到第二层,气力大增。等闲人若是让他抽上一鞭子,不死也残。

    而钱来一副暴躁模样,力道却跟普通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担心打死人?”

    “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陈季川不动声色往北二区其他矿工看去,见几个同样被鞭打的矿工脸上也赔着笑,但可想而知,内心定是愤怒的。

    又想到陈少河。

    他当时以为陈少河是因为跟灵石零距离接触,才觉醒天赋。但现在想来,似乎不仅仅如此。

    “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天赋觉醒跟情绪也有关联?”

    陈季川有些猜测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再想到钱来背后的‘武胜门’,心中警惕又提升一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岩洞。

    “四哥。”

    “等出去了,我想亲手烧死钱来。”

    陈少河摸着脸上血痕,感受火辣辣的痛,却咧嘴笑着。

    “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取来清水,为陈少河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可惜没有源力,否则顷刻就能令伤口愈合。当然,能不能是一回事,敢不敢又是另一回事。今天才被打了一鞭子,第二天就愈合如初,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陈季川还没这么蠢。

    想到源力。

    这处岩洞中容易开采的灵石都被找到了,接下来继续待在这里,工作量会很大,还不见得能找到几块灵石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“换个岩洞。”

    这处矿山有大大小小数百个的岩洞。

    原本五百矿工都占不完,现在死的走的,只剩下四百矿工,空下来的岩洞更多。

    陈季川一个个岩洞‘洞悉’过去,有选择性的开采那些埋藏较浅的灵石,用不了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。

    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都很宝贵。

    而在普遍恐慌的时候,更换岩洞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是个人见自己所在的岩洞始终找不到灵石,都会怀疑,从而更换。再加上他们兄弟俩今日被钱来鞭打,更不会令人起疑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让陈少河留在岩洞休息,陈季川则去到临近一处无人岩洞。

    仅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就找到四块灵石,便回返,开始练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姓名:陈季川

    年龄:18

    仙阶:无

    官职:无

    等级:0

    天赋:造化·洞悉

    法术:铁牛功,玉带功

    仙俸:1

    源力:318

    黑狱中,岩洞中,没有练功药酒,没有合把树木。但陈季川早在大燕世界想好,并且尝试过——

    “源力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足够多的源力,完全可以代替药酒,还不用跟寻常人那样循序渐进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找到一处粗细合适的岩柱,上前扎马,将其环抱。

    岩柱坑坑洼洼,也有小的突起。

    比起树皮只会更粗糙。

    质地坚硬更是远超树木。

    陈季川脱下棉袄,潮湿、阴冷、凄寒,全都袭来。从岩柱也传来一阵阵凉气,侵蚀他的五脏六腑。陈季川咬着牙,撸动岩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燕世界。

    弹指半年。

    陈季川推开房门,草长莺飞,已是三月时节。

    时空的错乱,美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陈季川感受一下自身。

    在现实中过了约六个时辰,回到大燕世界,这副身体似乎与半年前并无不同,丝毫没有留下时间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回归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这副身体就处于‘下线’状态,不论百年千年,再回来,依旧是当初模样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感慨‘道果’的玄奇。

    心底也在庆幸。

    若非有此机制,他还真不放心轻易‘下线’。

    否则按着大燕世界跟黑狱的时间比,他在现实中待上一个时辰,大燕世界中就要生生饿死。待上六个时辰,只怕身体早就腐烂。

    徒添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有道果帮忙‘收容封存’身体,上线、下线也能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完全可以在现实中练上一个时辰,再在大燕世界待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记起这次进入大燕世界的目标——

    “铁牛功、玉带功不弱。”

    “但要逃出黑狱,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小有成就,却不自满。有了基础武力傍身,想到逃出黑狱,接下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:“轻功!”

    朗宁城中。

    统领捕班快手的捕头‘千里追风’张庆,就是朗宁府数一数二的轻功高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醉仙楼。

    朗宁府数一数二的酒楼。

    ‘千里追风’杨庆与‘神医’陈季川挨着座。

    说起这杨庆。

    原先也是朗宁府绿林道上的一位奢遮的人物,跟泰青山十八匪帮中的二当家‘赶浪无丝’阮木齐名。

    一个号称陆上最快,一个人称水中第一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际遇却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后者落草为寇,因一身‘浪裹功’出神入化,在泰青山复杂的水系网络中如虎添翼,任是何等人物,都休想抓住他。

    故而稳坐十八匪帮第二把交椅。

    “沉气坐水千气重,应敌跃水似蛟龙。”

    说的就是这位二当家。

    而杨庆跟阮木齐名,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。打小炼就一身‘陆地飞行术’,一次能疾行百里,行走如闪电。

    早些年被朗宁府通判提拔为府中捕头。

    杨庆尽职卖力。

    十年来,抓捕要犯、歹人、江洋大盗数十人之多。一身‘陆地飞行术’,以及一手无双箭术,令绿林江湖闻风丧当,道上更是多有骂名,称其为‘朝廷鹰犬’。

    杨庆浑不在乎。

    时人多有不解,不知为何区区不入流的捕头,却让杨庆这般人物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直到去岁。

    有消息传出,说朗宁府现任通判,举杨庆为朗宁府司狱,司掌一府提拿控管狱囚之事。

    这是正九品职。

    一旦能成,杨庆可就是朝廷命官,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而以杨庆十年来的功绩,又有前后两任通判保举。

    司狱之位。

    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是以,今年刚满四十岁的杨庆,也有些志得意满。大碗喝酒大口吃肉,与朗宁府去年声名鹊起的‘神医陈’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“陈大夫医术高超,人人称神,也对我们这些糙人的粗鄙武艺感兴趣?”杨庆大着舌头,听‘神医陈’说想要跟他学‘陆地飞行术’以及‘分水功’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医、武不分家。”

    “陈某医术难有寸进,就想钻研武学,以期突破。”

    陈季川冲杨庆解释,同时,又从怀中掏出两锭纹银放到杨庆跟前。

    杨庆看了眼。

    顿时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二十两银子不算少了。而且,跟一位远近闻名的神医搞好关系,好处多多,杨庆没有推辞的道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足饭饱。

    陈季川跟杨庆走出醉仙楼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陈季川就去找杨庆,开始修炼‘陆地飞行术’与‘分水功’。

    前者是轻功。

    专门练习人身快速奔跑行走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陆地飞行术法通,练成须要八年功。功成行走如闪电,东西南北任意行。”

    与铁牛功、玉带功一样。

    修习此功,要有恒心,循序渐进,不可猛进,既不要疲劳,也不要偷闲,坚持不懈,长时期练习,方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陈季川能在黑狱忍耐六年,最不缺的就是毅力。

    每日早起。

    先练一趟‘铁牛功’。

    然后腿上缚上沙袋,身上穿沙衣,在地上练习跑路之功夫。每腿带沙袋1斤,身上沙衣装2斤黄沙。

    其中黄沙都是杨庆以秘法特制。

    极为神秘。

    却不知陈季川看一眼,便洞悉制法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简单。

    把沙放锅内炒热以后,再放醋内浸泡一夜,取出晾干再装沙袋子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便可避免毒气磨损致使溃烂皮肤。

    全身共装沙袋4斤,每次跑30里路,每天跑两次。早上跑到城外南郊林中,晚上再回城中住处。

    共跑60里路。

    到了林中。

    又练‘玉带功’与‘分水功’。

    前者不用多说。

    后者也是杨庆看家本领。

    功法名唤‘分水’,实则与水并无干系,只是取水之意境,练的是两臂之力。

    初练时,择广地植粗竹一排,约十余支,上下两端以铁链横系之,使其密排无缝隙,紧贴如竹墙。

    陈季川先在正中两竹间,用合掌竭力插入。

    竹性韧而有弹力,虽然密排无隙,但若用力分之,也能弛张。两臂插入之后,向左右奋力开辟,一开始仅能开小缝隙。

    每日练习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小缝隙渐渐加大,直到如门户一般,可容人出入。

    再于两旁多植巨竹,由十数支渐增至数十支,也能开辟自如,则功已半成。

    多植一竹,其增加之重量,至少有百斤。

    若以三十支计之,两臂之力又何止千斤。

    然后更迭细砂为壁,如乡间土墙亦可,用臂插入,向左右排之,须至两臂在沙中排合自如,而沙不飘扬,则炉火纯青,大功练成。

    杨庆箭术了得,可百步穿杨,所仰仗的无非就是两臂千斤之力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不论陆地飞行术还是分水功,都要吞服杨庆配置的药丸,还要浸泡药浴,涂抹药酒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这些,贸然练习,不出几年就要把自己身体先练垮了。

    陈季川将药丸、药浴、药酒配方洞悉,却也不在乎些许银钱,依旧从杨庆处购买。

    如此。

    陈季川日日苦练。

    铁牛功、玉带功、陆地飞行术、分水功。

    四门武艺,火候逐渐加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飞逝。

    进入大燕世界的第四年,也就是在习得‘陆地飞行术’的第二年。

    陈季川去葛家武馆,学来‘鹰爪功’与‘金刀换掌功’。

    去赵家武馆学来‘卧虎功’与‘铁扫帚功’。

    去杨家武馆,学来‘金铲指’。

    进入大燕世界的第九年。

    泰青山十八匪帮被破,杨庆千里追击生擒泰青匪帮二当家‘赶浪无丝’阮木,陈季川趁机,从阮木身上学来‘浪裹功’。

    第十四年。

    ‘陆地飞行术’最先大成。

    虽还不如杨庆,但无论是山岭上的崎呕小道,还是在陡壁悬崖上,都能行走自如。沙袋、沙衣增加至60斤,穿在身上,缚在腿上,每天早晚两次,每次50里路,全天跑路100里。

    爬上跳下轻如灵猿。

    脱下沙衣沙袋,更是健步如飞,可称‘飞毛腿’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又两年。

    ‘铁牛功’与‘玉带功’大成。

    怀抱千斤石鼓,行走自如,不弱当初‘铁牛’鲁鹏。两臂力大,回环相扣而抱持之,似可包揽乾坤,自此,陈季川将‘玉带功’修行至圆满之境,可称‘乾坤圈’。

    第十七年。

    ‘分水功’大成,能力排千斤,一举手莫不如山奔海啸,但一着手,鲜有不立毙者。兼修箭术,亦可百步之外取人性命,百发百中。

    第二十六年。

   &

第七章 四十一年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